——1950年4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竺焕新致其妹竺亚青的书信822014人物纵横/enpproperty-->

兄妹“战友”手足情深 相互勉励共同进步

——1950年4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竺焕新致其妹竺亚青的书信

作者:张 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3-05-08 星期一

七妹:

    你的来信,我早已收到,由于我懒得提笔就搁到今天未复,想你一定猜测悬念吧!祈谅。

    一个人参加到革命战线实际斗争,是由多面情况造成的,在我们来说,多为环境所迫,对现实不满,并充满着小资产阶级热情,抱着美满幼稚的理想与幻想而来的。你已学习中国革命问题,对本身定有深刻的分析与批判,并表示“有力量和旧的腐朽思想、环境作斗争”,这是你进步的表现。但是由于出身小资产阶级,由〔有〕他〔它〕劣根性的缺点——脆弱性与散慢〔漫〕性,因此,在实际斗争实践中往往为〔会〕表现暴露出他〔它〕的劣根性来。故希你现已从理性知识基础上不断的〔地〕提高,在这实践中的路程上,在今天来说,一般是像平坦大道(主要是指解放战争基本上的胜利),可是实际体味中,障碍很多,能够冲破在实践路程上的障碍,这就是小资产阶级的变态,是思想意识上锻炼坚强的表现,□这仅预先对你的希望与井〔警〕惕。

    芬妹近有来信,说在岭外乡做土改的准备工作——调查农村情形,近说集中学习财政统一宿〔缩〕小编制等,以后可能调动,你可写信至新昌县委会转交,即能寄到。龄妹目前的确陷于小圈子内了,由于他〔她〕本身困难重重,我有信安慰他〔她〕与某些解释而已,跳出已陷的泥足,主要是在于本身,客观上来看已是不能呈〔拯〕救了,希你亦多安慰鼓励他〔她〕,以表手足之爱吧。

    你信上说本科□我不明白,以后希告我,并希随便谈谈。

    祝

进步

愚兄 新

四月廿七日

    竺焕新(1919—1951),浙江省新昌县兰洲村(今属嵊州市黄泽镇)人。受其兄长竺焕兰等共产党员的影响,他于抗战期间在家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1年夏,竺焕新参加了新四军三五支队。抗战胜利后,他于1945年秋随军北撤至苏北、鲁南,1949年淮海战役胜利后又渡江南下进驻上海。1950年11月,竺焕新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入朝参战。

    1949年11月,竺焕新曾给其七妹竺亚青写过一封信,信中告知七妹部队已移防北方,“今后联系不便了”,落款是“长江部队二区队”。竺焕新现存的几封书信用的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政治部用笺”,可见他所在的“长江部队”应该就是解放军第九兵团,该团入朝后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时任司令员为宋时轮。

    1950年10月,正在东南沿海筹备渡海登陆作战的解放军第九兵团受命挥师北上。11月初,解放军第九兵团在宋时轮的率领下紧急入朝,秘密开进自然条件极为恶劣的朝鲜东北部,执行战略潜伏任务,不久就在东线战场对敌发起了攻击。当时天降大雪,气温骤然下降,第九兵团的官兵们遭遇了极大困难,有不少士兵被冻伤、冻死。

    1951年,竺焕新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牺牲,时年32岁。不久,竺家人收到了竺焕新的遗物——一支钢笔和一个日记本,遗物是由竺焕新的战友寄回的。后来,竺家人从竺焕新的日记中得知,他于1950年10月先被编入27军,后到山东泰安整训,不久到达东北,12月初从吉林辑安(今吉林省集安市)入朝参战,主要负责组织伤员运送任务,最终捐躯在异国他乡。

1950年4月27日,竺焕新致其妹竺亚青的书信。

    这封信是1950年竺焕新烈士生前写给七妹竺亚青的。他在信中鼓励七妹要与旧的思想作斗争,抛弃小资产阶级的劣根性,勇于自我革命,改正自身缺点,进一步提高认识,积极锻炼成长。

    竺焕新的七妹竺亚青,1932年4月出生于浙江省新昌县兰洲村,抗战期间在本村上小学,后相继进入新昌中学、简易师范学校继续求学。1949年春,竺亚青在本村小学任教,同年6月考入华东军政大学,1951年2月被分配至空军第四航校。1954年转业,她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58年毕业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1951年,竺焕新之妹竺亚青在空军第四航校时留影。

    据竺亚青介绍,竺家是一个进步家庭,在那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家里多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捐款捐物。特别是其兄长竺焕兰牺牲在全国胜利的前夜,其二哥竺焕新牺牲于抗美援朝的战场,兄弟二人先后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1950年8月28日,竺焕新送给七妹竺亚青的照片以及照片背后的赠言。

    在竺亚青保存的其二哥竺焕新赠送的一张照片背后写有这样一段文字:“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必须紧跟着时间前进,甚至要跑在时间的前头。给七妹留念。你的最亲的战友 新 一九五〇.八.廿八日。”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们兄妹二人不仅手足情深,更是相互勉励、共同进步的“战友”,并且有着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为祖国随时奉献自己一切的坚定信念。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3年4月28日 总第3976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